中國西南邊陲潛在的戰略危機 中國西南邊陲潛在的戰略危機  作者:佚名 現在是中國全面檢討中國與緬甸的關係和中國大西南的長遠戰略利益的時候了,中國不能一味持不干涉別國內政和將所有希望寄託在緬甸軍人政府上!我們現在就應未雨綢繆,萬一緬甸軍人政府倒臺和翁山蘇姬上臺怎么辦?現在我們就必須考慮這個問題,不能等到上述情況發生時才尋求對策,到時恐怕會束手無策! 中國一直支持鎮壓翁山蘇姬的緬甸軍人政府,她那有可能不恨中國!翁山蘇姬又是獲得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的支持,中國有可能讓翁山蘇姬領導的緬甸政府不反華和不成為美國圍堵中國棋子麼?難啊!!!美國既然可以攻佔中國西北方的阿富汗,現在又對中國東北方的朝鮮蠢蠢欲動,故在不久的將來壓迫和搞垮中國西南方緬甸的親中軍人政府也是可以預料的。因此我認為緬甸軍人政府始終會倒臺或分裂,翁山蘇姬上臺是遲早之事。在將來翁山蘇姬的親美政府必然會讓美國在緬甸建立各種軍事基地威脅中國大西南,現今中國在緬甸的各種軍事設施當然要結束撤離了,因而緬甸和中國的對 設計裝潢抗局面便會形成。 另一方面,緬甸建設中的高速公路Trans-Asian highway是連結印度橫越恒河平原直達巴基斯坦,而計畫中的天然氣管線gas pipeline也是輸往印度的。中國祗是呆呆的在替緬甸建設海軍基地Sittwe和在安達曼群島的Coco島提升雷達的性能。你想想看Trans-Asian highway高速公路和天然氣管線gaspipeline都是連接印度的,而不是連接中國的,。天然氣管線gaspipeline是以印度為天然氣主要市場,而不是以中國大西南為主要市場,Trans-Asian highway高速公路不祗可作貨品運輸,還可快速將印軍運入緬甸,所以緬甸的外交和戰略重心是向印度靠攏的。而海軍基地Sittwe和在安達曼群島中Coco島的雷達站,中國會隨時可被緬甸中止使用權的。另一方面緬甸卻不斷強迫住在中緬雲南邊境與漢民族有深厚淵源的小數民族遷離中緬邊境,所以中國和緬甸的表面親密關係祗是緬甸一直在利用中國給予其大量軍經援助而已,而另一方面卻在積極防華,中國和緬甸的關係實際是不可靠的。尤有甚者是鄰近的印 會場佈置度勢力也極可能進入緬甸,如緬甸和中國對抗時極有可能招引印軍入境助戰,而印軍開入斯里蘭卡分隔斯里蘭卡部隊和泰米爾遊擊隊便是先例,而緬甸也有在50年代重金邀聘印度的克欽族兵團圍剿盤據金三角的國民黨殘軍的先例。若到了此地步,中、印已不祗在喜瑪拉雅山和南海對峙了。 綜觀上述的情況,中國應該將緬甸軍人政府的穩固性及美國支持翁山蘇姬Daw Aung San Suu Kyi 上臺並以此成立親美政府包圍中國的企圖一併考慮才是正確。中國不能一味抱著害怕周邊鄰國會投向美國懷抱而成為圍堵中國的棋子,而跟中國老一輩革命家和領導人一樣,不惜割讓領土和給予大量銀子去求這些小國不要做美國懷圍堵中國的棋子,這不是正確的做法。該來的總會來,緬甸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投入美國懷抱的走向,是不會隨著中國的主觀意志而轉移的,中國唯一能做的就是作好進兵緬甸討回1960年10月中緬兩國政府簽定邊界條約和1941年國民政府與英國簽定的《中英滇緬南段界務換文》所失去的南坎,即盂卯三角地(面積約二 房地產二○平方公里,八十五平方英里)、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與印度阿薩姆省接壤的中國藩屬的孟養土司控制的大片土地等地區,上述這兩片土地相加比臺灣還大一倍,還有南坎猛卯三角地也要收回。收回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地區及南坎,是因為屆時中國先前在領土上的忍讓所換取的滇緬邊境和平的局面已不復存在。我們應該意識到,中國收復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領土與印度阿薩姆省接壤的中國藩屬的孟養土司控制的大片土地及南坎的時間不多了。但在中國收復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領土時要看准國際形勢和時機,還要速戰速決,因為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原中國藩屬的孟養土司控制的大片領土是與印度阿薩姆省接壤的,如果中緬發生軍事衝突,緬甸肯定會招攬印軍入緬助戰!所以必須快刀斬亂麻,以免夜長夢多,在印度反應過來時解放軍已完全控制該地,否則印軍肯定會入緬助戰,形勢便會變得兇險難控;Trans-Asian highway高速公路不祗可作貨品運輸,還可快速將印軍運入緬甸,所以解放軍現在就要把公路修至江心坡旁,並要作好進攻江心坡的作戰?房地產p畫,以便隨時向緬甸動手了!至於南坎猛卯三角地就是小菜一碟了。 此外中國應未雨綢繆,現先暗中適度支持撣邦爭取獨立以為一旦緬甸軍人政府倒臺後可供對抗翁山蘇姬的親美政府,否則將繼西北方的阿富汗後再在西南被美國圍堵。緬甸撣邦Shan state位於薩爾溫江Salween River兩側,而位於薩爾溫江東側的東撣邦地區,就是金三角地區,北與中國雲南陸上接界,東與寮國以湄公河Me Khong River為界,西以薩爾溫江與西撣邦為界,南與泰北以陸地為界,建立東撣邦共和國。這是一個很好防守的戰略單元,當年國民黨孤軍就是以薩爾溫江為天險和緬軍對峙的。東撣邦應暫以景棟Keng Tung為首都(東枝Taunggy現為整個撣邦的首府),它位於東撣邦的幾何中心也是交通樞紐。最低限度中國應暗中支援撣邦革命軍在這一金三角部份站穩腳跟,以便有朝一日緬甸軍人政府倒臺後可供對抗翁山蘇姬的親美政府。況且該東撣邦地區有著很多漢族人口,分別從明代的漢族遺民即果敢族、國民黨的孤軍和眷屬、文革時逃往緬甸的知青和改革開放後大批移居金三角中緬邊界緬甸 膠原蛋白一側的漢人,在金三角漢人總數應該不下一百多萬,如在緬甸軍人政府倒臺後翁山蘇姬成立親美政府時,能有一個包括大比數漢族在內的撣邦共和國政府以對抗親美的翁山蘇姬政府,會對中國起著重大的戰略作用。 但要吸取坤沙孟泰軍因民族問題而內訌教至向緬甸政府軍投降的教訓,在擺夷山獨立運動蒸蒸日上的時候,孟泰軍內部潛伏已久的矛盾與危機漸漸出現。我們知道漢人與擺夷人有許多根本不同的地方(生活習慣、風俗、語言、文字等),兩個不同民族在短期內融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孟泰軍內部的主要矛盾焦點就在這裏。1993年12月“建國”後,實際形成了掛擺夷牌子,漢人掌握實權的局面。在賀蒙總部,這樣一來,擺夷人大有被愚弄的感受,摩擦由小到大,議論由外到內,1995年內訌終於發生了。緬甸政府軍印製傳單到處散發,還用“擺夷山革命是漢人打著擺夷革命旗,漢人當官發財”等話語挑撥離間。當然孟泰軍內部也有一些幹部不滿坤沙身邊的人,趁機發難。 學生派首領貢約德等人對坤沙是否真正在進行擺夷山革命提出質疑,散佈“擺夷山的獨立要靠擺夷人自?小額信貸v的努力來完成”,要求“純潔擺夷山獨立運動”。同時對重用張蘇泉這樣的“外國人”表示了強烈的不滿。學生派的領導人大多本是八十年代與緬中央政府唱對臺戲的仰光大學生,他們的發難得到了部分擺夷山老首領的支持。因此撣邦革命軍必須確實聯合團結薩爾溫江以東的東撣邦內的三大民族,漢族(包括果敢族,國民黨的孤軍和眷屬、文革時逃往緬甸的知青和改革開放後大批移居金三角中緬邊界緬甸一側的漢人)、佤族和傣族(擺夷族)及其它小數民族,共同奮鬥建立一個各族平等及獨立的東撣邦,即撣邦共和國(撣蘭共和國)Republic of Shanland。 緬甸軍人政府雖表面與中國保持親密關係,祗是利用中國給予其大量軍經援助和支持其對抗美國保持其本身軍人集團的權位而已,另一方面緬甸軍人政府卻不斷強迫住在中緬雲南邊境與漢民族有深厚淵源的小數民族遷離中緬邊境,緬甸之所以會強制遷徙撣邦內包括果敢等地區的漢族在內之各少數民族,表面上的理由是禁毒,但實際上是要將居住在靠近中國和中國在血統或聯繫密切的小數民族遷往南方靠近泰北的地方,緬甸政府的目的是要使邊境附近上述那 酒店工作些民族絕跡,以防有朝一日,那些靠近中國的小數民族會連同其原居地區一同回歸中國。這顯示出緬甸雖表面和中國友好,但此強迫遷徙撣邦內小數民族的行動卻顯示其積極防華心態。而Trans-Asian highway高速公路和天然氣管線gaspipeline都是連接印度的,而不是連接中國的,顯示緬甸的外交和戰略重心是向印度靠攏的,所以中國和緬甸的關係實際是不可靠的。 緬甸軍人政府的上述作法顯示其強烈且極端狹隘的大緬甸族---民族主義,但也顯示出緬甸軍人是清醒的,對中國一直採取兩手策略,而且不會因為和中國友好而忽略了防華或不敢壓迫華人。但中國不論政府和人民總是抱持一白遮百羞的鴕鳥心態,祗要該國反美,支持一個中國政策或不對中國怎么樣就可以了,管它歧視華人、排斥華人,甚或屠殺華人。中國完全沒有去對緬甸軍人政府作出必要的防範及考慮長遠的大西南戰略部署。 所以中國應與緬甸軍人政府保持友好關係的同時,也要對緬甸採取兩手策略,要秘密暗中支持撣邦Shan State境內各少數民族的武裝力量,以備不時之需。長遠的戰略是在薩爾溫江Salween River以東的東撣邦地區建立一個包括 房屋出租大比數漢族在內的東撣邦共和國,即是金三角地區,北與中國雲南陸上接界,東與寮國以湄公河Me Khong River為界,西以薩爾溫江與西撣邦為界,南與泰北以陸地為界,這是一個很好防守的戰略單元。 薩爾溫江以東的東撣邦地區北方有明代的漢族遺民即果敢族Kokang幾十萬及改革開放後大批移居金三角中緬邊界緬甸一側的漢人,少數民族則以佤族Wa為主,有一百多萬,現在的佤族反抗軍United Wa State Army主要是以前的緬共部隊,內裏夾雜很多華人,其領導人Bao Yu-xiang可能是姓包的華人。 而東撣邦地區南方少數民族則以傣族(擺夷族)為主,數目我沒有資料,另外在泰緬邊境的漢族有國民黨的孤軍和眷屬及文革時逃往緬甸的知青,數目我沒有準確的資料,好象是有廿余萬。1996年以前有昆沙KhunSa(張奇夫,他為漢和傣族混血兒)組織以漢人軍官為主的蒙泰軍Mong Tai Army(MTA)有四萬多人馬,臺灣也曾拉攏此部隊,可惜1996年因內部的傣族幹部反叛昆沙,把精銳部隊帶走,使昆沙祗剩下二萬餘人馬,可能是此原因便向緬甸軍人政府投降。 所以我的策略是中國在東撣邦地區的北方軍援以佤族和漢族為主的反抗軍,即佤族反抗軍 代償United Wa State Army,而在南方則組織和軍援以傣族和漢族為主的反抗軍,兩支部隊在適當時機南北夾擊緬甸政府軍,最後會師景棟Keng Tung,建立東撣邦共和國,由於薩爾溫江以東地區的南端包括一部份克耶邦Kayah State的地區,為了防守上的完整而需將其納入,故將來薩爾溫江以東地區建立的共和國應該稱為撣克耶共和國Republic of Shankayah。團結薩爾溫江以東的東撣邦EastShanState內的三大民族,漢族(包括果敢族,國民黨的孤軍和眷屬、文革時逃往緬甸的知青和改革開放後大批移居金三角中緬邊界緬甸一側的漢人,總數應該不下一百多萬)、佤族有一百多萬和傣族(擺夷族)及其它小數民族,共同奮鬥建立一個各族平等及獨立的東撣邦(包括大比數漢族在內),為雲南現有中緬邊境南段構築一個防美緩衝地帶。而現有中緬邊境北段則以收復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與印度阿薩姆省接壤的中國藩屬的孟養土司控制的大片土地等地區作為增加雲南省的戰略蹤深,而現有中緬邊境中段除了收復Namhkam南坎猛卯三角地外,就沒有甚麼作為了,現有中緬邊境中段基本上仍要直接和緬甸接壤。 http://www.9999cn.com/articles/years/20040304_2426356.html 裝潢  .
創作者介紹

卡路里

bv08bvcj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